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献县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7 18:01:16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献县白癜风医院,吉林白癜风能否治吗,北京哪能治白癜风不复发,临沂治白癜风,吃保健品治疗白癜风有效吗,庄河白癜风医院,外阴白斑病

打造“中国孟菲斯”,夯实“新丝绸之路”起点,陕西迎来千载难逢的新一轮开放良机,也面临能否通过改革降低制度成本的挑战。

5月18日晚,海航现代物流集团在西安大唐芙蓉园宣告挂牌,以数字化、生态化、智慧物流为标志的4.0版物流正式落户陕西省西安市。(资料图)

《财经》记者 杨中旭/文

5月18日傍晚,陕西省委九号院会客室。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对陕西省委书记娄勤俭说:我给您交卷来了。

当天晚上,海航现代物流集团在西安大唐芙蓉园宣告挂牌,以数字化、生态化、智慧物流为标志的4.0版物流正式落户陕西省西安市。陕西省省长胡和平、常务副省长梁桂、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陕西省委宣传部长庄长兴、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等人士出席了这一庆典。挂牌仪式上,陕西、西安两级政府和海航联合宣布,将打造中国的孟菲斯。

位于美国本土中部的孟菲斯市,系全球航空货运中心之一,占有美国航空货运15%以上的市场份额。与孟菲斯等航空物流中心不同的是,海航注入了数据这一新元素,试图打造物流、供应链、金融、数据为一体的物流4.0版本,为客户提供更为精准、效率更高的物流管理及服务。

在陕西省委九号院,陈峰当面向娄勤俭和胡和平报告,现代物流集团资产接近2000亿元人民币,已经成为海航旗下一个新的主要业务板块。为了将现代物流集团总部落户西安,最近大半年间,海航在内部做了强力整合,40余家公司被划归现代物流集团,由海航少壮派代表、31岁的张伟亮出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提供高附加值航空货运并完善供应链管理是他的首要任务。

海航现代物流的成立,与“一带一路”国策密不可分。数年以来,娄勤俭一直在寻觅重量级企业,以打造“新丝绸之路”的起点。在引入三星电子之后,他的新设想是,构建陈峰口中的“空中骆驼”航线。而海航也在通过国际并购、进行了主要粮草储备之后,决定将现代物流总部放在西安。2016年5月9日,海航集团决策层造访西安,将这一设想当面向娄勤俭提出,两方一拍即合。

5月18日,陈峰连续拜会西安市委与陕西省委。陕西省委书记娄勤俭和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均提到,西安恰好处于中国版图的中心,与孟菲斯在美国的地理位置仿佛。会见前三天,云集了30个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的首届“一带一路”峰会刚于北京闭幕,王永康告诉陈峰,“一带一路”峰会的会徽底图,正是西安大雁塔,而第二届“一带一路”峰会也已确定于两年后在西安召开。接近陕西、西安主官的陕西省政府高级官员对《财经》记者表示,打造“中国孟菲斯”,夯实“新丝绸之路”起点,内陆地区在迎来千载难逢的新一轮开放良机之时,也面临着能否通过改革降低制度成本的挑战。对标国际顶尖航空货运中心,西安在供应链金融、数字物流、特别是贸易便利性、营商环境和航权开放方面,仍有不小的差距。

陕西和西安主官都意识到了这一问题。5月18日,娄勤俭、胡和平和王永康都当着陈峰率领的海航一众高管承诺,省市各部门将为打造“中国孟菲斯”做好服务。为降低制度成本,王永康去年12月从浙江调任西安之后,迅速在西安全域掀起了一场“行政效能革命”,要求“事不过夜,马上就办”。同时,由于打造“中国孟菲斯”远非重量级企业和地方政府两方合力所能完成,面对诸多政策壁垒,娄勤俭主动对陈峰说,他将亲自与中央政府协商,为“新丝绸之路“起点争取更大的空间。

4月13日,海航现代物流集团旗下扬子江航空的货机从咸阳机场起飞,开始往返于西安—芝加哥、西安—阿姆斯特丹之间,“中国孟菲斯”就此起航。

三方棋局

2010年,时任工信部副部长娄勤俭调任陕西省委常委、副省长。这位工学博士是电子科学专家,已在工信部(前身为信息产业部)担任副部长12年之久,与全球电子巨头甚为熟络。他履新陕西之后,三星电子即找上门来,寻求合作。谈判进展很快,三星电子迅速敲定了300亿美元的投资,2012年4月,一期70亿美元投资协议正式签署。用娄勤俭的话来说,三星电子10纳米级的电子芯片,全球领先。

非议随之而来,焦点在于所得税“十免十减半”。坊间传闻,地方政府将付出2000亿元的补贴,而当年西安税收不过400亿元左右。包括一些经济学者在内的人士通过网络公开质疑,是否需要给外企以长达20年的“超国民待遇”?

这些质疑,娄勤俭在2013年就任陕西省长之后、通过凤凰卫视《问答神州》节目公开做了澄清:所得税优惠是“五免五减半”,地方政府在十年之内为此支出500亿元。这位陕西主官称,三星电子产业链很长,共有260多家配套企业,现在已经过来100多家,产业带起来了,三星电子预计在2014年取得600亿元的营收。

四年之后,接任了陕西省长一职的胡和平力挺自己的“班长”娄勤俭,他告诉陈峰,地方引入三星电子、海航现代物流集团等重量级企业,“如果一开始就想赚钱,事就做不大”。

当时还没有“一带一路”国策,娄勤俭清楚地知道,这一轮招商引资中,物流是西安最大的弱项,他对凤凰卫视主持人吴小莉说:“我又不靠海。”为了让三星电子落地,地方政府决定补贴物流成本。由于电子芯片高度依赖于高附加值的航空运输,“我必须保障航线培育起来”。

娄勤俭亲自去孟菲斯考察,一个事实摆在他面前:孟菲斯也不靠海,但却是制度成本洼地,其贸易便利化和营商环境,领先西安若干个身位。西安和孟菲斯一样,都处于大经济体的几何中心位置,以此兴建航空货运中心,理论上的航线运营成本最低。娄勤俭专门写了调研报告,“来人我就宣传”,却无人应和。

摸石头过河中,同样路到中途、仍在摸索的还有空港新城。2011年,西咸新区成立,空港新城是五座新城中的一座。2014年,西咸新区获批国家级新区。首任西咸新区党工委书记王军在西咸新区成立之初告诉《财经》记者,希望可以通过五个“组团城市”,蹚出一条城镇化的新路来。长期以来,西安与咸阳之间的地带,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发展水平远远落后于西安和咸阳。在王军看来,西咸新区虽然经济社会发展滞后,但可望发挥出后发优势,践行新型城镇化理念,避免重蹈城市病覆辙。

只是,渡河之初,石头并不好摸。空港新城管委会主任贺键承认,一直到2015年,“效果仍然不能集中显现,产业引入很薄弱”,“一些不符合临空产业标准的产业也引了进来,比如家具、LED”。

当时,陕西和西安政府都不知道,一家全球500强企业已经着手布局“中国孟菲斯”。2013年秋天,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构想,海航董事局主席陈峰很快嗅到了商机。

2015年7月,总部位于瑞士苏黎世的全球最大的民航地面服务与货运服务公司swissport被海航全资收购,交易额27.3亿瑞士法郎(约合28亿美元),于2016年2月完成交割。《财经》记者曾经参访swissport,其标准是7分钟完成航班设施更新补充(国内为二三十分钟),用工量为双通道大飞机3人,单通道小飞机2人(国内为9人-10人)。同时,swissport的信息化程度也全球领先,员工手机中的移动办公系统,可以查看航班、行李状态、人流量和飞机换装等诸多信息。显然,swissport归属海航旗下,将大幅提升海航的运营水准。

2015年9月,海航全资收购总部位于爱尔兰首都都柏林的飞机租赁公司AVOLON,交易额25.6亿美元,并于2016年2月完成交割。这一收购,使海航理论上可以调动的飞机数量又上一层楼。截至2017年3月底,海航集团运营管理飞机逾1250架。陈峰称,“全球每隔35秒就有一架海航的飞机起飞”,飞机数量的庞大,“使海航开始有定价权”。

2016年2月,海航再度发起全资收购,这一次的对象变成了位列全球第一的IT分销商英迈国际,交易额60亿美元,并于2016年12月完成交割。作为全球500强企业,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的英迈国际在全球45个国家均设立了分支机构,业务遍及全球六大洲,为世界范围内1800余家供应商提供销售服务,为20余万家经销商提供解决方案和其他服务。此前,英迈中国以上海为运营中心,在全国超过25个重点城市设立了分支机构,全国设立6大分拨中心、18个二级仓库,仓库总面积超过3万平方米,当天发货率100%,拥有四大进出口运作平台,进口通关准时率超过99%。英迈中国全面代理50多个国际知名品牌的技术产品,拥有超过2万家经销商,覆盖超过100个城市,收入规模超过100亿元人民币。在掌握了英迈云服务之后,数字物流近在眼前,海航集团初步完成了打造“中国孟菲斯”的粮草储备。

2016年5月9日,海航集团决策层到西安拜访娄勤俭,提出将海航货运中心放到西安,对标孟菲斯。久旱逢甘霖,娄勤俭高兴地回应:“我找到知音了!”

娄勤俭一直希望能有一家重量级航空货运公司落户西安,以倒逼贸易便利化和营商环境的改善。但国内三大航的货运公司如果放到国际上,均缺少竞争力。2009年9月,国家民航局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航空货运发展的政策措施》指出:货运航空公司国际竞争力不强,鼓励航空公司实行收购、兼并、重组,尽快形成能够有效参与国际竞争的全货运航空公司。海航的入局,使这成为可能。

在基本完成前述收购之后,海航启动了内部板块的整合。其中,属于航空货运范畴的冷链业务和物流供应链金融业务已经颇为成熟。2015年底,娄勤俭在与陈峰一晤之后,催促陈峰再来西安面谈,陈峰迟迟没有动身。在把集团产业板块中与数据物流相关的业务、数十家公司全部剥离,并重组为现代物流集团之后,陈峰带着海航一众高管重返西安,对娄勤俭说:之前我不敢来,今天我给您交卷来了。他把现代物流集团董事长兼CEO张伟亮领到娄勤俭面前说,这是陕西当地的企业。

空港新城管委会主任贺键表示,海航西进,将带动包括飞机维修、仓储、人员培训、地面物流等航空货运产业链的大发展,同时,因为更多中高收入人群涌入陕西,将有力推动当地的消费升级。

重质不重量

但是,当陕西、西安政府与海航联姻之际,向东望去,郑州却在中西部航空货运领域越跑越快。“十二五”期间,郑州航空货运量年均增速高达36%!6倍于西安。这不由得令贺键感慨,2011年,也就是“十二五”之初,郑州还曾来西安取经,五年过去,西安已经被甩开了几个身位。

2011年,全球最大代工企业富士康落户郑州,为河南带来了完整庞大的产业集群,航空货运的点对点运输需求骤增。埃森哲曾受邀为郑州和西安做航空货运咨询。埃森哲资料显示,“十二五”期间,西安航空货运量从17万吨缓慢增长到21万吨,郑州从10万吨猛增到40万吨。前者的国际货邮量仅为10%,后者则高达65%;前者以客运机腹仓运货为主,全货机承运量仅占总量5%,后者全货机承运量占比则超过66%;前者全货航数量仅为5家,国际航线2条,后者全货航数量达21家,国际航线29条,全球前20位货运枢纽机场已通航15个。

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海航现代物流集团董事长兼CEO张伟亮表示,从运输成本考虑,货机上午9点于西安着陆,企业运营成本最低。但是,受制于跑道等硬件设施不足的限制,货运机与客运机共用跑道,并只能于夜间着陆,凭空增加出不少成本。

为了对标孟菲斯的全货运机场,西咸新区启动了咸阳机场新建设规划。据贺键透露,新规划中,年货运能力将达200万吨,可以供货运机着陆的跑道增加至5条,“足以保证陕西临空经济和航空物流产业的发展”。

除了扩容咸阳机场,按照全球大城市普遍拥有两个以上机场的惯例,西安还着手规划二机场的建设。2017年3月9日,全国“两会”期间,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摊开一张地图,向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报告了打造“中国孟菲斯”的构想。当天下午,国家发改委十余位司长奉命与西安对接,当场做出了支持150亩航空港经济综合试验区的决定。

相对于货运量,作为学者型官员,娄勤俭更在意陕西自身的要素禀赋。他告诉陈峰,西安有80多所高校,1000多家科研机构,电子科技和航空航天的研究能力位居全国前茅,换言之,增加航空货运值才是关键,这也正是海航看重之处。

埃森哲报告显示,1985年-2015年的30年间,全球航空货运总量增速以十年为单位逐渐放缓,增速分别为7.7%、5.4%和2.0%。埃森哲判断,在全球货量增速放缓、区域内枢纽竞争愈发激烈的时代背景下,难以重新打造以货量为衡量的超大货运枢纽。

张伟亮透露,海航现代物流的目标行业,是电子信息、航空航天、生鲜食品、生物医药和汽车五大产业。这一选择,除了与陕西的要素禀赋、海航的业务优势有关,还与海航对全球高附加值服务市场的研判相关。埃森哲报告显示,未来五年,全球高附加值物流服务市场超过1.6万亿美元,其中90%由六大高价值产业贡献,除了快时尚,海航遴选了其他五大产业开始发力。同时,根据埃森哲的预测,2030年之后,供应链服务和物流金融业收入贡献将超过传统物流运输份额。在布局了数字物流供应链之后,陈峰当面向娄勤俭报告,未来数年,现代物流集团将迈向千亿级营收。

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张伟亮称,在菜鸟和亚马逊打造了B2C端的数字物流之后,B2B端数字物流仍存在巨大的市场空间,海航现代物流集团致力于此。“海航现代物流的理念是开放共享,物流供应链上的所有企业都有可能成为我们的合作伙伴。”张伟亮说。

历经数十年建设,孟菲斯吸引了诸多高价值产业集群。美国第一大物流与分销业集群、第二大骨科设备制造中心、第二大服装和纺织品制造业集群、第三大生物科技产业集群、第四大商业支持服务业集群、第五大批发业集群汇集于孟菲斯。这显然是娄勤俭对标的未来,特别是在三星电子和海航现代物流进驻西安之后,在“一带一路”国策的背景下,高附加值产业集群开始成为新一轮改革开放的产业着力点。

改革成色

5月12日,西飞科技(西安)工贸有限公司通过陕西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实现首单报关成功。

所谓“单一窗口”,即贸易和运输企业通过一个窗口来办理涉及海关、检验检疫、海事、出入境边检、港务等多个监管部门的事务,避免企业“跑断腿”,降低贸易成本,提升通关效率。但西安的贸易便利性仍然无法与郑州相提并论。在全面例举西安全方位落后的证据之时,埃森哲额外指出,西安仍是8小时通关制,而郑州则是7×24小时通关。张伟亮到荷兰花卉市场实地考察过,“我希望荷兰的郁金香经由西安运到中国乃至其他国家的客户手中的时候,不要枯萎了”。

贺键协调各方给出的暂时性对策,是货物落地,随时加班通关,哪怕是在夜里,“现在货运量还不多,还可以应付,将来是必须要7×24小时通关的”。

这名细心的官员还“买通”货运公司,对郑州和西安都发出航空货物,反馈回来的信息是:同等条件下,前者地面操作费0.3元多,后者0.6元多。5月27日,陕西省长胡和平主持召开航空物流专题会,贺键将这一组数据当面报告给了省长。胡和平当场表态,将出台相应政策,形成陕西在这方面的竞争力。

但贸易便利化和营商环境的改善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陕西省发改委分管航空物流的副主任徐强表示,作为十三朝古都,西安人皇城思想根深蒂固,少有服务理念。娄勤俭曾公开疾呼,要站在“秦岭之巅”看陕西,跳出“城墙思维”谋发展。

致力于打造“中国孟菲斯”的数名陕西省高级官员承认,对标孟菲斯,陕西在企业竞争力、制度成本、服务意识等方面差之甚远,陕西自贸区政策的落地就不止一次受到部门利益的掣肘,陕西和西安的高级官员希望借重量级企业落户西安的东风,推动包括国企改革在内的一系列改革,去冗员、提效率、补短板,“海航作为全球布局的500强企业,将帮助陕西和西安一一对标,找到自己的不足,然后一一补上”。

在省市两级政府与海航的洽谈中,海航明确表达了与西部机场集团合作的意愿,共同推进服务提升。但据《财经》记者了解,中西部地区各机场集团中,同时与海航接洽的并非只有西部机场集团。

这让陕西和西安的官员感到紧张,如果不能够提供更好的贸易便利化服务和营商环境,即使总部落于西安,资本仍然可以自由来去。2017年4月7日,总部位于伦敦的国际权威航空运输研究认证机构SKYTRAX宣布,海航旗下的海口美兰国际机场正式成为全球第八家、中国大陆首家SKYTRAX五星级机场。2016年,海航机场非航收入占比达49.4%,在国内同行业中处于领先水平,领先首都国际机场4.8个百分点。非航收入越高,表明该机场的服务能力越强。

考虑到海航运营能力之强,空港新城甚至完全放弃了一家合资企业的管理权。5月27日,现代物流集团旗下长安现代物流在西咸新区注册,注册资本100亿元,海航占股65%,空港新城注入35亿元现金,换回35%的股权,但不参与企业运营管理。贺键说,政府更应该做好服务保障工作。

这只是打造“中国孟菲斯”进程中的诸多插曲中的两个。徐强表示,与39年前深圳从零起步不同,西安的这次开放,将更多触动存量利益,难度以几何倍数计。

问题是,难题不只存在于企业和地方政府层面,中央政府的决心也将决定“中国孟菲斯”的成败。与孟菲斯更多拥有自由度最大的“第五航权”不同,中国的航权开放处于较低水平。同时中国的空域管理水平仅为发达经济体的四分之一,海航希望拥有更多货机的愿望受到民航货机“天花板”的限制,凡此种种,均对“中国孟菲斯”的打造形成了现实掣肘。

6月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兑现公路、航道和其他基础设施建设的1万亿美元投资承诺,其中首先将启动空中交通管制系统的私有化。这显然将进一步提高美国航空业的运营效率和水准。对标之下,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空中交通管制私有化根本排不上日程,因为空中交通管制甚至不属于民航事务,而是由空军负责管理审批。

一位香港航空业资深人士表示,航空货运中心的形成,取决于当地制度成本的低廉,进而推动生产性服务业的集聚。坐拥“一带一路”区位优势,西安有后来居上的机会,但一切都要看政府的政策落地程度和改革成果。5月18日,陈峰也当面对娄勤俭说:“这事儿没政府支持,做不成。我们没这么大本事,得共同做。”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烟台治愈白癜风